愛國網首頁
新聞 影像 文化 歷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書畫 誠信 品牌 裝飾 科技 華人 軍事 美食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書畫頻道 > 書畫交流>正文

梅蘭竹菊是中國古人的自畫像

2014-12-21 16:47來源:愛國網瀏覽:

上周,《君子之風——傳統梅蘭竹菊繪畫展》在廣東省博物館開幕,80余幅從元代至民國梅、蘭、竹、菊四類題材的名家佳作,展示了不同時代畫家對“四君子”的解讀。展覽將持續至2015年3月15日。

采寫 信息時報記者 馮鈺

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生導師、藝術史學者、藝術批評家尹吉男教授在國外講學時經常會遇到觀眾這樣的提問:“為什么中國古代藝術家不喜歡畫自畫像?他們不想表達自我嗎?”他對此的回答通常是,“中國畫家也表達自我,但他們不需要通過畫自己的人像才能表達自我,他們可以通過畫幾竿竹子、一叢菊花來自我表達。”

在“草木比德”的中國審美傳統中,梅蘭竹菊是中國傳統花鳥繪畫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傳統文化中將梅蘭竹菊稱為“四君子”,是源于這四種植物具有的情操意象和傳統文學以其作為歌頌和褒揚高尚氣節的內容。同時春蘭、夏竹、秋菊、冬梅被賦予了豐富的“時間秩序”和“生命意義”內涵。作為詩畫吟詠描繪的對象,它們不僅具備物象之美,更是歷代文人心目中理想人格的化身。

古人追求高風亮節

“自宋朝以來,梅蘭竹菊四君子題材便是傳統的文人畫題材。這些題材是源于傳統文化中對高尚人格和品行的褒揚。所以在展覽的布置中,我們也希望能讓觀眾處處感受到文人雅意。”省博陳列展示中心副主任駱偉雄告訴我,為了策劃這次展覽,策展團隊進行了許多思考。

首先是觀展環境,力圖營造出文房清疏之態。進入展廳時便可看到若隱若現的一叢翠竹,展廳里更有一些空間直接布置成風動竹影、臨窗夜讀,興起任筆、素箋課蘭的情境。游目四顧,展柜中所見的墨竹墨蘭,也遠遠多于彩墨花卉。駱偉雄說,在選擇展品的時候,他就特別考量了“風雅”的標準,偏重于文人畫,以突出“君子人格”的主題:“我們專門在展廳入口處突出了對‘君子’概念的陳述和對‘寫意’與‘繪畫’傳統的區別,希望觀眾可以有所心會。”

此次展出的作品,創作者有明代陳淳、徐渭、陳洪綬,清初“四僧”中的八大山人、石濤與弘仁,常州派的惲壽平,揚州八怪的鄭燮、金農、羅聘,海上畫派的任熏、吳昌碩,嶺南的居廉及其徒弟高劍父、陳樹人等各具代表性的畫家的作品。展覽以題材劃分為線索,把不同時期不同風格的同一題材聚合在一起,讓觀眾可以在同一展覽中同時欣賞到不同時代畫家對四君子的演繹。

同樣是畫梅花,明代畫家陳洪綬的《寒香幽鳥圖》上承宋元寫實畫法。宋代和元初,畫家注重描繪真實的物象。到了元中后期,文人繪畫逐漸向寫意方向發展,但花鳥畫仍然比較傾向于寫實的手法。在這幅畫中,花的形態勾勒和渲染、梅干和石頭的皴擦、小鳥的絲毛和分染,種種工細畫法,表露無遺。但相對于宋元的作品,筆墨的寫意成分增加了不少,畫家在描繪時更注重個人的感受。看著這幅風格古雅的作品,仿佛聞到梅花醇厚的芬芳。

而明代畫家陳獻章的水墨梅花手卷《推蓬春意圖卷》則是一幅比較典型的文人畫作品。在展覽中,手卷采用了完全展開的展示方式。這并不太符合傳統欣賞手卷的規范。手卷的傳統欣賞方式十分詩意:在惠風和暢的天氣,三五知己,彈琴品茶,沐手焚香,手握卷軸,慢慢展開,細細鑒賞。如遇名人墨客,受藏家之邀請,也會在畫后題上一段觀后感或鑒詞。這種風雅的鑒賞活動,是中國藝術品蘊含的特色之一,也成為作品流傳有序的依據。在這幅手卷中,觀者猶如緩緩推開一縫窗戶,美景愛而不現,梅樹一段,花色爛漫,直沖眼簾。

與陳洪綬的作品相比較,該圖卷的繪畫技巧簡單,只用水墨表現了梅花的怒放,卻恰恰完好地表露了作者的心情。一方面,筆墨簡練,更符合文人對繪畫的理解需求。另一方面,文人多善于書寫,在文字書寫法則的影響下,繪畫接近書寫化,讓文人從復雜的繪畫技巧中解放出來。

“揚州八怪”之一金農也喜愛寫梅,他喜歡把梅花布滿整個畫面,既有勾勒,也有墨點畫成。在點與線的交錯中,加上濃墨寫成的漆書題字,畫面凝重、沉穩。與之相較,陳獻章的《梅花圖手卷》更為舒緩爛漫。看畫時,品讀作者的題字使人領會更多畫境之外的意蘊。

而以書法入畫、以金石入畫的清末民初書畫大家吳昌碩的《墨梅圖》,用墨勾畫梅花的花瓣和花蕊,并非表現花的輕巧和蕊的纖細,而是像篆書般寫意舒展,梅的枝干更是如寫書法一樣延展和曲折。行筆點染既充滿了書法的意趣,又讓人感受到粗獷和厚重。不同作者筆下,同一題材表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也體現出不同的性情與風格。

一草一木經過“比德”等修辭手段被賦予了很多人文意義,映射出人與自然、社會和諧共處的審美意韻,在物理世界之外構建一個情景交融的意象世界,是中國古代傳統的美學觀念。駱偉雄認為,在充滿物欲的當下,我們需要從傳統中尋找道德支撐與心靈坐標,不妨從這里開始,“細細感受古人對高風亮節的追求,感受撲面而來的君子之風和高尚的品格和情操”。

古人心中誰是君子

在古人看來,梅花因凌寒傲雪,先百花而開,幽幽冷香,隨風襲人的特性,象征隱逸淡泊,堅貞自守。備受文人的鐘愛,看到了自己的理想人格模式,就是那樣一種“沖寂自妍,不求識賞”的孤清,因此題詠梅花的詩詞非常多。如“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墻角數枝梅, 凌寒獨自開”。在畫梅花的畫論中,也將梅花與《易經》的易數聯系一起,形成“梅花易數”。至明清時期,人們又借梅花之五瓣賦予其五福之文化寓意。

蘭被特指為“花中君子”,因其一身而具備君子“全德”,比之松、竹、梅歲寒三友,松有葉而少花香,竹有節而少花姿,梅有花而少葉貌,唯獨蘭于葉、花、香三者兼具有之,且以氣清、色清、姿清、韻清這四清飲譽群芳。“不與桃李爭艷,不因霜雪變色”,清香宜人,優雅超脫,不媚世俗。翠葉飄逸,修長勁健,油潤光澤,娟秀淡雅,香味甘厚純正,清雅溫馨。蘭花堅貞素潔,不擇地而生。它既可長在深山窮谷,遠離塵囂而不自怨自艾,又可生在堂前庭階,身居世俗而不沾沾自喜,永遠都是亭亭靜立,淡潔素雅,可比君子之堅貞操守不為時移,不為世易的品德。

竹子的直節虛心受到歷代謙謙君子的比附和思慕。 “本固”、“性直”、“心空”、“節貞”四個方面,對竹之于君子的高尚品德進行了歸納。正因為具有志堅、正直、虛心、貞節這四種品德,所以古代文人士大夫多植竹于庭,日與相伴,引竹為友。竹子不僅有四德,還具有剛、柔、忠、義、謙、常六品。此六品樂賢進德,依竹而生,為君而明,因而君子酷愛比德于竹,以竹為師。蘇東坡曾曰:“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菊花是中國傳統名花。它雋美多姿,然不以嬌艷姿色取媚,卻以素雅堅貞取勝,盛開在百花凋零之后。它的清秀神韻,凌霜盛開,西風不落的一身傲骨,有君子之德。頗符合文人懷有一種“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思想。在文人心中有隱退的志愿。作為傲霜之花,一直為詩人所偏愛,古人高士尤愛以菊名志,以此比擬自己的高潔情操。

來源:愛國網編輯:ly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

關于我們|組織機構|版權聲明|聯系我們|在線投稿|網站介紹 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09043582
[email protected] China-efe.org All Rights Reserved.愛國網 版權所有

法甲联赛33轮